大阳城集团99aa_主頁欢迎您

欢迎来到大阳城集团99aa官网!

行业政策

Industry policy

400-100-8056

24小时服务热线

您当前的位置: 行业政策行业动态> 大数据时代的四大特征及政府大数据战略实施中的难点分析

大数据时代的四大特征及政府大数据战略实施中的难点分析

2018-08-14  来源:中国电子政务网

【字体:

大数据时代的四大特征与政务治理面临的挑战

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互联网+政务服务、物联网这些都成为了当下的热词。我们在思考互联网+政务服务或者+公共服务的时候,首先要考虑与大数据如何融合。

大数据时代已经真正到来了,它有四个最显著的特征:

一是人类处理数据的能力显著增强。过去也有数据,但数据散乱,没有强大的处理能力,所以发挥不了作用。现在之所以说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,就是因为人类的处理数据能力大大增强了。云计算和大数据是两个方面,如果没有云计算,也就无所谓大数据,云计算能够把海量的、零散的、有价值的数据进行快速处理并释放出价值。

二是数据整合的形式愈发明显。一般来讲,政府掌控了大约80%的公共数据。而在企业数据方面,像阿里巴巴、百度、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掌握了海量数据。 不管是政府数据,还是企业数据,抑或是社会数据,整合的趋势愈发明显。打通政务流、企业流、社会流,技术整合趋势是必然的。由于老百姓的消费行为可以影响政府决策,所以政府希望老百姓刷卡消费,让数据归集到政府这边。

三是大数据应用领域不断扩散。大数据在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、生态等几乎每一个领域都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。

四是围绕大数据应用的创新持续活跃。我们看到新业态、新模式、新体制不断出现,市场的活力也在得到不断地释放,个人的创造性也被大大地激活,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。

上述大数据时代的四大特征,在中国似乎得到了很清晰的验证:网络规模全球第一 、网民数量全球第一 、智能手机用户全球第一 、网络社交参与人数全球第一、网购人数全球第一、电子商务交易额全球第一、移动支付全球第一;无处不在的网络 、无处不在的软件、 无处不在的计算 、无处不在的数据 、无处不在的互联网+。

我们研究互联网+政务服务、互联网+公共服务或者在大数据中的应用,并不是为了好看而好看,不是为了大数据而大数据,不是为了互联网+政务服务而+政务服务。而是为了解决问题,那么,我们面临着什么问题呢?概括来讲,有五大问题:经济下行、转型压力加大,社会矛盾凸显,民生问题公众诉求强烈,腐败治理遇到抵抗, 管控公权面临短板。这五大难题不可能靠大数据、互联网+就全部解决,体制问题还是要通过体制改革来解决。但是如果说把大数据、互联网+政务应用好,在解决这五大问题方面,可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智能化治理、智慧化服务,是互联网+政务服务的新目标

智能化治理、智慧化服务,不管是对电子政务来讲也好,还是对智慧城市建设来说也好,都应该是确定的一个新目标。研究智慧城市,主要是研究五个方面:智慧政府、智慧民生、智慧经济,底端信息化支撑和智慧化布局。智慧城市与智慧政府都要以人为中心,首先要解决人的感受,提高便捷感、安全感、获得感、公正感、幸福感。

要提高政府的决策,制定政策能力,提高社会的治理能力、公共服务能力,应对危机能力,以及经济社会转型能力,这是一个双结构的目标,不管智慧城市也好,智慧政务也好,都要围绕这個双结构目标来展开工作。

智能化管理、智慧化服务应该成为新的目标,体现在六个“化”:政府结构扁平化、政府运作智能化、社会治理网格化、公共安全数字化,民生服务智慧化、公权力约束精准化。基于这“六化”可以提出新的手段和工具。

要实现上面六个“化”,需要借助信息网络技术来构建新的政府形态,即整体政府、开放政府、协同政府、智慧政府;通过新政府形态来支撑法治政府、创新政府、廉洁政府、服务型政府。

互联网+政务服务实施中的难点分析

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移动互联网、物联网等新技术给政府治理能力、管理能力的提升提供了新的保障。政务和技术之间的关系不断地被研究,进而变得越来越清晰,即政务是主导,技术是手段。在构建智慧城市、智慧政府的过程中,技术手段基本普及,但是应用效果并没有那么得好。为什么?关键还是在于政府。所以,我们首先要弄明白互联网+政务服务、大数据应用在政府层面究竟有哪些障碍、哪些问题。

从整体上看:国家的顶层设计、平台构建、基础数据库的运行缺乏整体协同。这是一个大问题。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从2003年开始在全国构建的四大数据库真正被用起来的地方并不多。

从政府管理运行看:一是官僚制的传统治理思维,对政府数据的开放形成潜在阻力:如严格的等级制度、权力思维、人治思维。二是政府横向、纵向的传统科层结构,对大数据共享设置了很多壁垒,部门设置过细,条块分割,各自为阵,条条专政。三是根深蒂固的部门利益,造成数据分割、部门所有问题突出,数据开放的显性和隐性阻力都不可小视。四是数据开放共享的法律、政策环境还没有真正形成,包括开放共享的法律保障、责任追究等。

如何利用大数据和互联网+政务服务来消除这些障碍?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。个人认为,应该有效发挥两种力量:一种是政府的力量,一种是市场的力量。

站在政府的层面来讲,一是要有以两个“全国”引领,注重大数据战略和互联网+政务服务实施的顶层设计,包括基础设施、产业、应用、环境等。两个全国指的是总书记提出的“要构建全国的大数据中心”、”要构建全国的跨层级的政务平台”。这两个“全国”大战略为政府大数据的开放应用和互联网+政务服务指明了方向。二是重点在社会治理、公共服务、市场监管、宏观调控等领域进行深度应用。三是要加大政府自身变革的力度,要改变官僚制度治理思维,破解体制机制障碍,进而促使政府转变组织结构,横向部门实现大部制,纵向部门实现扁平化,少审批,多成备案。四是实现政务数据双开放。部门之间实行内部开放,政府数据定期向社会开放,向市场进一步挖掘开发数据,产生价值,真正变成数据资本。

站在市场的角度来讲,一是要借助市场力量整合各类数据资源,如政府数据、企业数据、经济数据、社会数据等。二是要进一步激活社会创造力,深入开发利用各类数据资源。包括用PPP的合作模式来共同构建互联网+政务服务。三是以市场为纽带,培育大数据产业的生态链,让数据资产不断造福人类社会。